中国具有前瞻性的

医院建设导向期刊

期刊

邮局订阅 82-607(邮发代号)

订阅,孔浩 01081138756

订 阅投 稿

240元 / 年(全年12期)

迈克·普鲁士:在差异中融合

辜琳 来源:中国医院建筑与装备  2020-07-31


“最早和医院设计结缘是在正式步入大学生活前,我曾在德国一所医院工作了一年半。当时在医院的工作经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——医院内部就像一座小城镇,充斥着活力,与此同时,我也见证了年老、疾病和死亡,让我学会了尊重生命。”


迈克·普鲁士(Micheal Pruss)

上海德领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首席医疗建筑设计师



医疗设计转变之路

1999年,迈克从建筑学专业毕业后获得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Erling+Partner建筑及健康产业规划事务所,期间接手的大多数工程都是部门翻修和房屋扩建。当时主要和固定几所医院合作,并与医院的技术部主任、医生和护士保持了密切的合作关系。经过6年的时光,迈克初步学习并了解到了医疗工作者、患者和探望者的需求。

2005年,迈克离开德国,来到中国,开始了在异国的建筑设计生涯。随着项目的不断跟进,他深刻体会到了德国与中国医疗建筑设计上的不同。

德国建筑设计理念是“形式服务于功能”,即在设计之初,需要调查、分析现有医院建筑,并为医院未来发展做总规划,这些任务非常具有挑战性。“我所工作过的德国建筑设计事务所,每个医院项目都有自己的特点,例如,利普史达特市立医院的每一处设计都需要为家庭着想,其设计将日光和色彩的运用结合在一起。在德国,流传着一个说法:如果你能建好医院,你就能建好任何东西。”

“当我来到中国时,才深深地感受到建筑设计中美学和内涵在这一国度的重要性。”迈克露出了惊叹的表情,“例如,在中国的某建筑设计院工作时,迈克带领下的设计团队曾赢得了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投标第一名。其主要设计思路是一个中央花园和门诊中心,实现了在主要路口建成一处显眼的路标建筑。在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平江分院设计中,提出了‘苏州园林概念’,将迂回的走道融入了建筑设计,实现了来医院的探望者不自觉就可以看到医院花园设计的景观。而海南优联国际医院,是迈克最喜欢的医疗设计项目,该医院位于海南省海口市,为海航集团与奥美德集团私人联合投资的项目。该医院的设计布局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最复杂的设计之一,医院与优秀医院运营商和知名中国专家有合作。其设计理念反映了海南省的本土物产和色彩:医院内部设计选取了灰玄武岩(海南省海口市分布有火山区)、中国红(海南省刺绣)、沙石(海滩)、白色(云和海浪)、蓝色玻璃窗(水和天)等元素,此外,室内设计采用暖木装饰,来避免医院冰冷的感觉。

“在中国的工作生涯中,最令我最感动的是我的中国同事,帮助我解决了很多困难。作为在中国工作的德国建筑师,会经常碰壁,经常被人们说‘……但这里是中国’或‘你只知道德国标准’。对我来说,培养一支国内团队也非常重要,这支团队要学习国际标准是如何运作的,以及德国人是如何思考的。同时,他们对中国的标准和法规有着深刻的理解。只有在他们的支持下,才有可能对中国医院建筑设计进行创新和变革。”迈克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

设计需突破文化差异

当问及德国绿色医院建筑设计全过程,迈克自信地总结了以下5点:第一,植入疗愈设计理念,创造一个让患者康复、员工有动力、非传统医院的环境,设计师可以利用颜色、康复花园、无栏杆设计,在设计中应考虑到使用者的感受。第二,建筑设计方面,应避免和减少能量流失,具体设计中需考虑楼房容积和朝向,创建紧密、独立的建筑物外立面,充分利用太阳光和阴影。第三,在技术上,安装性能良好的空调,可以提供制冷、制热及湿度控制,能有效避免“室内空气综合征”(SBS),并减少能量损耗。第四,保证建筑的可持续发展性,使用健康的材料(不含挥发性有机化合物)及可循环材料。概念设计阶段必须考虑长期运营耗费和设施管理。第五,坚持综合设计过程,即设计师与医院运营者密切合作,一起开发设计理念,并有医疗功能设计师的支持,他们的角色是充当医生和建筑师之间的翻译。

此外,医疗设施和信息技术规划师会从头到尾都参与到设计中,但在中国医院设计中,还有一些困难。中国建筑设计规则根植于中国体系,在经过规划和建造部门审批时可能会做出改动,在设计方案更改前,专家必定参与其中,这不仅会消耗额外的精力、时间和费用,并且建造过程可能会有延迟。虽然在中国已经有一些医院建设项目设计中使用了“综合设计过程”,并聘请了大量的专家学者,但是囿于大多数中国公立医院投资预算有限,往往承担不起这样的服务费用。

中国的医院按照属性可分为两大类,即公立和非公立医院。公立医院将大量的资金用于购买先进的医疗设备,其次才关注建筑的人性化设计及空间营造,而且许多公立医院的项目因预算有限,所以更没法建造高标准的建筑和空间。但是在德国则不然,医院往往是最昂贵的建设项目。先进的楼房系统要求有高标准的卫生管理,并避免“室内空气综合征”。“还有一点,是让国外运营管理团队大多接受不了的”迈克做了强调,“比如,旧习。在中国,大多数住院患者由家属亲自照顾,第一,家属没有受过正确照顾患者的训练,可能会造成患者二次伤害;第二,家属没受过正确处理尿壶和消毒的训练,并且在卫生间也没有配备适当的消毒设备,可能会威胁到医院的卫生和患者安全。”



设计需符合历史时代的要求

“我的老师Erling先生设计医院时,是在20世纪50、60年代,恰逢二战后,德国需要建造许多超过600张床位的医院。而大约在2000年,当我开始建筑师生涯时,却要求在同一家医院将床位降低到300张。” 迈克抛出了这一现象并继续解释到,“许多医院要专攻一个医疗领域来获得更多政府资金,需要制定市场战略来参与市场竞争。因此,商业专家取代医生,成为了医院管理者。”

相同的事情可能也发生在中国。近年来中国新建了许多综合医院,床位多达1000~2000张,甚至更多。一些城市已经开始抱怨床位太多,不久的将来,中国医院建设的重点会转移到小规模的医院、专科医院、私人医院和社区诊所。此外,术后治疗、康复和老年护理已经在中国变得越来越重要。

每个医院项目都不一样。设计团队需要考虑地方特色、客户策略、新技术以及政治发展。但如果医院运营者和设计师合作,就能呈现出一个理想的医院设计。



补白

迈克有着多国工作的背景,对德国、英国、阿拉伯和中国的医疗建筑标准和文化十分熟悉。在设计中学会了灵活应变,擅长与不同国家的设计团队合作,并通过和医疗工作者、医院运营者、结构工程师、电气工程师、医疗设备规划者的合作,知道如何根据客户的需求做出适当调整。在迈克的职业生涯中目前参与了项目发展、运营概念、建筑设计、建造细节、EPC管理以及设施管理,称得上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全能设计师。

来源于本刊2020年第2期

(25)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

 

最新评论

 

 

关注微博

扫描二维码或点击

点击加关注

关注微信

扫描二维码或点击

点击加关注

 

《中国医院建筑与装备》 杂志社 未经许可,不得复制、转载 京ICP备05005871号 技术支持:九州科创 

欢迎注册

* 邮箱

* 手机

* 密码

* 确认密码

* 注册类型

* 验证码

看不清?换一张

我已阅读并同意《用户注册协议》

立即注册

已有账号,立即登陆

恭喜您

注册成功

 

 

 

 

开始浏览

欢迎登陆

邮箱

密码

验证码

看不清?换一张

自动登陆忘记密码?

登 陆

没有账号,免费注册

登陆成功

即刻开始浏览

 

 

 

 

开始浏览

密码找回

 

请输入您注册时填写的

邮箱和手机号

 

*邮箱

*手机

 

提 交

返回上级页面

密码重置邮件

已经成功发送

 

 

 

 

前往查看